近期,河北、黑龍江疫情引發強烈關注,河北病例主要分佈在農村地區,黑龍江近日新增也多與望奎縣疫情有關,這再一次提醒各地,要把農村地區疫情防控作為重中之重,不能讓農村成為疫情防控薄弱環節。

  多地農村疫情嚴重

  “疫情呈現出持續時間長、涉及範圍廣、傳播速度快、患者年齡大、農村比例高等特點,有的地方出現了社區傳播、多代傳播,防控形勢複雜嚴峻。”國家衞健委新聞發言人米鋒説。

  河北2日公佈首個確診病例,是石家莊市藁城區增村鎮小果莊村一名61歲的婦女。其確診前的行程軌跡顯示,她曾騎電動車赴新樂市農村姐姐家探親,曾乘坐本村包用車輛到附近飯店參加婚禮。之後還有多名來自其他村莊的確診病例,都有前往小果莊村參加活動或趕集的相同軌跡。

  短短十幾天,河北石家莊從確診首例上升到數百例,而此前河北已經連續數月實現零病例。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此前表示,河北出現本土疫情,病人數量仍在增加,“説明病毒已經隱祕傳播一段時間”。

  河北確診病例增多,黑龍江也不容樂觀。自9日黑龍江省綏化市望奎縣出現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以來,多地出現與之有關聯的散發疫情,確診病例與無症狀感染者已達數百例,呈現一地集中傳播、跨地區傳播的態勢。

  農村緣何成“重災區”

  河北疫情的發生,讓大家不得不把目光從城市轉向農村,人們不禁要問,病毒為何會在偏遠農村“引爆”?

  與城市相比,農村醫療條件相對薄弱。本輪疫情中河北最早的疑似病例出現耽擱診療、上報溯源的情況,這説明一部分鄉村醫生缺乏識別新冠病毒的能力,基層醫療機構不具備診斷和救治能力。

  觀察河北確診病例行動軌跡不難發現,“診所”“自行用藥”等成為高頻詞彙。村衞生室等基層醫療機構理應成為疫情防控的“前哨”,反倒成為交叉感染的“重災區”。

  此外,部分羣眾對新冠病毒防控認識還不夠深刻。通過流調發現,望奎縣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多是惠七鎮惠七村村民,均有聚集聚會聚餐行為,具有高度的關聯性和聚集性。望奎縣農民李傑説,當前農村進入冬閒時期,年底結婚的多,聚集性活動較多,平時大家放鬆了防控,有的村民最近參加了三四場婚禮。

  石家莊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蘆飛説,此次疫情有着發病多、呈現家庭聚集性的特點,短時間大量病例的出現給流調溯源的工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。

  築牢農村地區基層防線

  農村地區人口少、居住分散,看似不利於病毒傳播,但走親訪友等活動相較城市更加頻繁,給病毒潛在傳播提供温牀。如果有感染者回鄉回村,羣體被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  “針尖大的窟窿能漏過斗大的風”,疫情防控牽一髮則動全身,必須從嚴從緊。

  “和城市地區相比,大部分農村地區的醫療條件薄弱,防控能力相對較弱,這給農村地區疫情防控帶來挑戰。”國家衞健委疾控局監察專員王斌説,對於農村地區,要做好重點人羣摸排,做好信息登記和返鄉14天內的健康監測,同時提高鄉鎮衞生院、村衞生室和個體診所對新冠疫情的發現報告意識,提前組建由市和縣兩級人員組成的流調隊、確定集中隔離場所等。

  為補齊農村疫情防控的短板,地方需儘快組織力量對農村基層醫護力量進行專項指導,提高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認識,真正發揮村級診所“前哨”作用,同時建立排查、應急和處置機制。

  當前,新冠肺炎疫情傳播風險仍存,農村羣眾仍要做好個人防護。黑龍江省疾控中心專家提醒,個人應保持手部衞生,出門戴口罩,人員間保持至少1.5米距離。使用過的口罩、一次性手套也要消毒後再妥善處理。

  同時,個人應自覺不參加聚集性活動。一旦發生可疑症狀之後也不要慌,第一時間到就近診所或指定醫院就診,切勿自行吃藥治療。一定要佩戴好口罩,到就近的醫療機構就診。